麦肯锡——在线QQ客服
电话:18027596161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简讯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支持谷歌合理使用代码的裁决

21-4-21

2021年4月5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6票赞成、2票反对发布了一项关于合理使用的重大裁决,即谷歌复制甲骨文Java SE应用程序接口(API)的11500行代码并将其用于自身的安卓系统属于合理使用(fair use)和转换性使用(transformative use)。

法院突破了“转换性”测试的界限。法院作出支持谷歌的裁决。鉴于谷歌的安卓平台在全球智能手机中无处不在,此项裁决对谷歌而言是一场重大胜利。

谷歌设计的安卓平台免费向开发人员开放,方便其为智能手机构建应用程序。用法院的话说,“此举让手机变得更好。”

谷歌希望数百万已熟悉Java程序语言的程序员轻松地与安卓平台交互工作。因此,谷歌采用一个API用户界面,程序员可以使用该界面通过一系列菜单命令运行常见的计算机程序。谷歌知道,程序员熟悉IT及互联网技术服务公司Sun(Sun被甲骨文收购)的Java SE API的命令或“方法调用”,这些命令指示计算机执行常见的任务。因此,谷歌试图模仿相同的指令集。

例如,当程序员想比较两个整数以确定哪个更大时,程序员可键入“java.lang.Math.max”,这个“方法调用”将指示计算机在API的其他位置寻找可以执行这个操作的程序。这种简写和其他类似的命令使程序员不必重新编辑成千上万个常见任务,他们只需使用熟悉的Java SE API命令即可。

当谷歌在编写能实际执行操作的程序代码(称为执行代码,implementing code)时,其复制了甲骨文的11500行可让程序员使用结构化指令集的代码(称为说明代码,declaring code)。值得注意的是,谷歌曾四次想获得说明代码的使用许可,但谈判失败,谷歌便复制了代码。

法院需要解决两个问题:1)甲骨文的Java API适用允许计算机程序获得版权保护的法定条款还是禁止“处理过程”和“操作方法”获得版权保护的条款;2)假设可获得版权保护,谷歌的使用是否为“合理使用”。

陪审团之前裁定,谷歌的复制属于合理使用,但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推翻了该裁决,裁定合理使用是法官需要从头开始审查的法律问题。尽管最高法院赞同合理使用的审查标准,但最高法院推翻了联邦法院对案件实质问题的法律结论。

最高法院分析了《美国法典》第17编第107条中的四个法定合理使用要素:1)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性质;2)使用的目的和性质;3)所使用部分的数量和价值;以及4)市场影响。

关于第一个要素,法院承认说明代码是计算机程序的一部分,依据《版权法》应给予明确的版权保护。但是,说明代码与不受版权保护的想法密不可分,例如“计算机任务的划分”“将任务组织到我们所称的橱柜、抽屉和文件中”以及程序员熟悉的“java.lang.Math.max”等具体命令。相比之下,谷歌受版权保护的执行代码(谷歌没有复制)的开发需要大量创造力,如此才能用于智能手机而非笔记本电脑或台式电脑。因此,与执行代码不同,说明代码相比大多数程序“更远离版权的核心”,因为其价值不是源于创造力,而是源于鼓励程序员学习系统以便使用甲骨文的执行程序这个事实。

关于使用的目的和性质,法院裁定称谷歌复制说明代码属于“转换性”使用,尽管谷歌使用代码的目的与Sun开发代码的目的相同,即让程序员在执行代码中调出特定功能。谷歌使用Sun Java API的说明代码创造一个新的可供程序员用于智能手机的平台……这与版权本身的宪法目标一致……“促进科学和使用艺术的进步”(《美国宪法》第1条第8款第8项)。法院强调,虽然Sun为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创建了API,但谷歌在智能手机程序中重新实施,只是让程序员调用这些任务,无需放弃一些熟悉的程序语言或学习新的语言。因此,谷歌以一种转换性的方式使用Sun Java API代码,旨在让熟悉该代码的程序员为采用新的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开发应用程序。

关于所使用部分的数量和价值,法院强调谷歌仅使用了286万行代码中的11500行,占比为0.4%,绝大多数的安卓代码都是谷歌重新编写的执行代码。法院称,不能孤立地看待说明代码,因为谷歌的目的是让熟悉Sun Java API指令集的程序员为搭载安卓平台的智能手机编写新的程序。如果开发人员被迫去学习新的命令语法,他们就不愿意为智能手机平台开发新程序,这与版权法的宪法目标不符。“从某种意义上说,说明代码是谷歌释放程序员的创造力的关键。”因此,法院在价值因素上也作出有利于谷歌的裁决。

关于市场影响,法院表示,潜在的收入损失并不是全部。法院引用Campbell诉Acuff-Rose Music一案称“一些戏仿,例如进行严厉批评的戏剧评论,可能会扼杀对原剧的需求”。法院还提到,Sun并未成功进入智能手机市场,他们尝试过但失败了。法院强调,谷歌的安卓系统在智能手机等更加精密的设备上运行,而Java SE用于Kindle电子书以及没有触摸屏的简单手机上,因此安卓不是Java SE的市场替代品。法院还提到了专家证词,即安卓会使甲骨文受益,因为安卓鼓励更多的程序员学习Java,施展才华,利用Java为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编程。最后,法院表示,鉴于程序员非常熟悉Sun Java API,强制执行甲骨文的版权“存在对公众造成损害的风险”,并使Sun的说明代码成为限制未来新程序的创造力的枷锁,而仅有甲骨文才握有打开这枷锁的钥匙。基于这些原因,法院在市场影响方面作出有利于谷歌的裁决。

总而言之,法院裁决称,谷歌复制说明代码属于合理使用,因为此举允许程序员将其熟悉的Java SE接口用于安卓系统中,而安卓系统是“新的、转换性的程序”。

法官托马斯和阿利托持不同观点。托马斯认为,大多数法官对说明代码和执行代码作出的区分是人为的。明确授予计算机程序版权保护的《版权法》未作此类区分。他指出,多数法官未分析可版权性(copyrightability)是导致现有结果的原因,这个结果缺乏正当的理由;代码与不可赋予版权的想法密不可分的事实不能取消其受保护的资格。“书籍从本质上而言与不可赋予版权的想法(章节的使用、故事情节的设置、对话或脚注的插入)密不可分,但这些并没有使书籍远离‘版权的核心’。”另外,程序员等第三方投入大量时间学习Java SE命令这个事实对可版权性没有影响。托马斯也不同意大多数法官关于市场影响的裁决,托马斯指出,甲骨文本身没有进入智能手机市场并不意味着它不能许可谷歌等其他方这么做。托马斯指出,由于谷歌没有支付许可费,甲骨文遭受极大的损失,因为第三方不再觉得有必要付费嵌入Java平台。这包括之前已获得Java SE许可的公司。在谷歌复制代码后,亚马逊与甲骨文协商获取97.5%的许可费折扣,三星与甲骨文的合同价款从4000万美元降至100万美元。

该裁决在合理使用领域开创了重要且独特的先例。对于“转换性”使用,其目的可与作者计划的使用相同。根据该裁决,如果复制者的使用进一步鼓励创新,与版权法促进科学和实用艺术进步的宪法目标一致,则此类使用为合理使用。在本案中,谷歌对说明代码的使用被视为“具有转换性”,因为谷歌“在安卓系统重新实施了Java SE接口”,鼓励熟悉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Java SE的人用Java SE开发智能手机程序。


来源: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童书出海应做好版权保护

21-4-21

1955年,儿童文学作家方轶群和画家严个凡共同创作了图画书《萝卜回来了》,讲述的是食物难寻的大雪天里小动物之间的互助故事:小白兔好不容易在雪地里找到两个萝卜,它心系朋友,主动将一个萝卜送去给小驴,萝卜在小驴、小羊、小鹿之间传递,最终又送回到小白兔家里。该作品以富有韵律的语言和回环往复的故事结构,一经问世便受到广大少儿读者喜爱,又有严折西、陈永镇、速泰熙、唐云辉等画家先后为图画书作品重新绘图,原作还以儿童文学的形式不断再版,影响了几代中国读者。

 

  鲜为人知的是,《萝卜回来了》在海外同样有着很高的知名度。早在1959年,法国弗拉马利翁出版社(Flammarion)就重新绘图并率先在海外出版了这部作品。此后,日本、德国、美国、西班牙等国纷纷采用类似方式重新出版该书。其中,很多国家都有不只一个版本存世,不同版本之间又相互借鉴,将版权输出到他国,形成了纷繁的传播现象。这种改编热潮一直持续到现在,2014年,德国冯·吕珀出版社(von Loeper Literaturverlag)又再次绘图出版了这个故事。

 

  因此,《萝卜回来了》以其被翻改、转译、出版和被阅读的次数之多,在中国童书发展史上堪称现象级的作品。当我们回顾这部经典童书走出国门的历程,有很多经验值得汲取和借鉴。

 

  首先是童书的海外传播离不开密切而深入的文化交流。1951年起,中国应民主德国之邀,开始参加该国举办的莱比锡博览会。参展展品最初以工业制品为主,至1953年,图书也加入其中。当时的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李哲人曾专门致信周恩来总理,认为中国在莱比锡博览会上应加强对民主德国的友好宣传和图书出版展览,因为民主德国已一再邀请中方派图书商店参展。而《萝卜回来了》正是在这样的契机下,在1956年的莱比锡博览会上与欧洲读者见面,为其走出国门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而事实上,莱比锡博览会的与会者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吸引了来自西欧出版界的进步人士,各国出版人在博览会上目睹了来自新中国的图画书作品。

 

  其次是注重作品的IP转化。IP改编热潮催生出“文学—影视—音乐—游戏”的完整产业链,带来了对周边产品的重视与开发。《萝卜回来了》作为一部儿童图画书,实际是较早实现IP转化的例证。1959年,它就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改编为动画电影,新中国早期动画领域的杰出人才如包蕾、王树忱、李翔、段晓萱、刘巨德等均投入该片的摄制。这部电影不仅在国内拥有广泛受众,还在1960年走出国门,获得第十二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动画片荣誉奖。《萝卜回来了》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就实现了IP转化,并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品牌效应,吸引各国画家将其移植改编为具有本国风土人情的童话故事。

 

  再次是创作主旨符合人类共同的情感诉求。《萝卜回来了》以小动物之间的友善互助为主题,虽然各国改编本在动物形象和具体情节方面略有更易,但都遵循着4个小动物传递萝卜的骨干情节,而助人为乐和与人分享的故事主题就蕴含在这一情节当中。心系他人的友善品格和亲密的伙伴关系是人类共同的情感诉求,这也成为该书在世界范围内被不断改编的重要因素。

 

  这三条经验在当下的图画书海外传播实践中同样适用,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萝卜回来了》在海外所形成的传播效果并不属于现代意义上的版权输出,而是以重新绘图为主要方式的改编行为。在这种改编行为中,原创故事作者方轶群的文字版权没有得到有效保护,法国格尔达·穆勒绘图版和日本村山知义绘图版甚至还再度“输出”到中国,形成了引进本国原创故事的特殊现象。这使我们在为《萝卜回来了》广泛传播感到欣喜的同时,更需清醒地意识到,童书出海过程中应该提高版权意识,做好本国作品的版权保护,用好法律。

 

  事实上,像《萝卜回来了》这样的作品并非孤证,在原创童书作品质量不断提高的当下,我们更应该信心满满地去推进原创童书海外传播,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和专业的态度传递中国声音,讲述中国故事。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从“吃哑巴亏”到主动申请版权保护

21-4-21

“自己好不容易创作出好的作品,用不了几天市场上就会出现仿冒品。明明知道自己的权益受损害,可是维权路漫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潍坊天成飞鸢风筝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永训回忆公司前些年碰到的糟心事,连连叹气。

 

        近年来,山东省不断加大版权保护力度,版权保护氛围增强,天成飞鸢的版权保护意识也得到强化。如今,王永训每年都要制订公司的年度作品创新、保密、使用、保护计划,对公司自主设计的风筝、包装礼盒申请版权保护,建立版权管理档案。“公司有专门的产品设计部门,款式新颖、功能先进的产品不断被开发出来。目前我们拥有一百余种风筝产品,二十余种工艺产品,申请版权作品300余件。”王永训说。

 

        从“吃哑巴亏”到主动申请版权保护——随着版权的商业价值日益凸显,版权登记的作用日益显著。近年来,山东省有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发明者自发进行版权登记,维权意识越来越强,创新能力不断激发,版权交易日益繁荣。

 

        省委宣传部版权处有关负责人介绍,山东省积极推进版权保护工作,不断完善山东省版权保护与服务平台建设,大力加强对版权服务工作站的管理与服务,版权登记工作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水平不断提高,作品登记数量、质量稳步上升。2020年,全省版权作品登记达20.1万份,比上年同比增长100.56%。

 

        版权登记数量是反映一个地方版权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山东省潍坊市、临沂市、青岛市版权登记数量走在全省前列。以潍坊为例,潍坊市在全省开展“版权进乡村”试点行动,版权登记服务站遍布城乡,提供便捷周到的登记服务,为扎根于乡村民间的年画、风筝、剪纸、绘画、雕塑、泥塑、花纹布等传统手工艺品穿上了“护身符”。“版权进乡村”试点行动开展三年来,潍坊乡村作品登记量年均增长50%以上。

 

        山东省充分发挥版权示范创建工作对版权产业发展的引领带动作用,2020年,成功创建“全国版权示范单位、园区(基地)”6家,培育公布“山东省版权示范单位、园区(基地)”34家,潍坊市获批创建全国版权示范城市,版权示范创建工作走在全国前列。

 

       一方面要保护版权,另一方面要打击侵权盗版。2020年,全省进一步加大版权执法监管力度,开展“剑网2020”专项行动,查处网络侵权盗版案件22起,刑事移交4起,关闭侵权网站16家。“山东淄博‘标准文献网’涉嫌侵犯标准作品著作权案”等3起案件列入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等四部门联合挂牌督办案件。“山东威海优乐工艺品有限公司涉嫌制售侵权盗版玩具案”“山东济南‘6·16’涉嫌侵犯网络游戏著作权案”等3起案件列入国家版权局挂牌督办案件。在国家版权局查处侵权盗版案件通报表彰中,山东省获得有功单位称号21家、有功个人45名,位居全国前列。

 

        使用正版软件,既有利于全社会形成尊重知识、保护知识产权的良好环境,也有利于促进软件产业发展。山东省充分发挥省软件正版化工作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职责职能,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技术等手段推进软件正版化工作,在巩固扩大党政机关软件正版化工作成果基础上,有序推进事业单位和企业软件正版化工作。


来源:人民网/大众日报

TikTok与非洲音乐版权机构达成协议

21-4-20

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达成版权合作后,近日,TikTok在音乐授权领域宣布了新的进展。

       据非洲音乐网报道,4月初,TikTok与南部非洲音乐版权组织(SAMRO)和作曲家、作词家及音乐出版商协会(CAPASSO)签署了多年音乐授权协议。协议覆盖非洲大陆的58个区域以及21个独立音乐组织旗下所有曲目。若这些曲目在TikTok平台采用,曲目的创作者、出品公司都将获得相应的版权收入。

       该协议是TikTok在非洲的首次大规模音乐版权协议。两家机构联合对非洲绝大部分的音乐版权进行授权,并代表旗下数千名会员和附属会员管理协议细则。

 

        非洲音乐与全球观众连接

 

        TikTok与音乐版权机构的“联姻”已经成为业界的标杆。TikTok在去年11、12月以及今年二月分别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签署了类似的协议,并与全球独立音乐数字版权代理机构Merlin达成了合作。

       非洲的音乐潜力却不容小视。非洲词曲作者和表演者的音乐已经在TikTok上大受欢迎,并引爆了电子舞曲流派Amapiano等热门趋势。去年,Amapiano流派舞曲大火,视频观看量超过2.9亿次。

        南非DJ兼制作人Master KG和歌手Nomcebo共同创作的歌曲《Jerusalema》,也是2020年TikTok上的轰动之作,舞蹈由安哥拉舞团Fenómenos do Semba编排。

       Jerusalema挑战的视频拥有超10亿次的观看量,使得这首歌响彻寰宇,并登上欧洲和美国音乐排行榜。

       TikTok音乐发行许可和合作伙伴负责人Jordan Lowy表示,“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地区,拥有大量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们非常期待将他们与TikTok的全球观众连在一起。”Lowy说道。

 

         保证本土音乐人获益

 

         TikTok音乐发行许可和合作伙伴负责人Jordan Lowy表示:“TikTok很高兴与SAMRO和 CAPASSO达成这项协议,这将确保非洲各地的作词家、作曲家和出版商能从让TikTok平台使用他们的音乐中获益。”

       CAPASSO首席运营官Wiseman Ngubo表示:“我们很高兴与TikTok达成协议,以确保泛非洲词曲作家在平台上的利益得到保护。”

        行业分析机构ICT的数据显示,TikTok在2018年进入南非市场之后,其使用率的增长速度“惊人”。

        “随着非洲音乐日益受到关注,越来越多的非洲词曲作家随时准备成为全球巨星,而TikTok将在向世界展示他们的才华。”Ngubo说道。


来源:北国网

首例!出口二手汽车被海关查扣?法院最终认定构成商标侵权

21-4-20

日前,天津自贸区法院审结我国首起二手汽车出口引发的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该案的审理为商标权人在二手汽车出口行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提供了有力保障。


2020年2月,原告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重汽)以被告长沙吕山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未经许可,擅自更换车辆发动机、变速箱等部件并出口该车辆侵害原告享有的CNHTC及图形商标权为由,将被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30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案涉车辆未经法定程序,更换发动机等五大总成核心部件,更换后车辆是否合乎驾驶条件等均无法确定,但车辆外部仍多处使用原告中国重汽的商标,容易使相关公众造成误认,其行为破坏了商标的识别来源功能,侵害了消费者对品牌的信赖及合理期待,同时也影响了商标质量保证功能的发挥;根据被告在海关报关的相关材料,被告系出口涉案车辆的发货人,在没有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认定为销售者。故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以及合理开支共计15万元,驳回原告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该判决已生效。


本案系特殊商品的商标权纠纷案件,是天津自贸法院受理的二手汽车更换核心部件后出口被海关扣押引发的商标权纠纷案件。案件立足审判实践,界定了二手汽车商标权保护的范围,从商标区分来源、商誉承载等角度对案涉二手汽车是否侵犯商标权进行了论述,最终认定被告销售该二手汽车的行为构成侵权。本案判决彰显了司法部门对我国汽车出口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保护了我国汽车出口企业的境外合法权益,维护了我国汽车出口企业的国际形象,为推动我国“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坚实司法保障,有利于促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是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的有力体现。


来源:知产财经

延迟举办的奥斯卡颁奖礼或将助长盗版

21-4-20

奥斯卡颁奖典礼预计还有两周就要举行了,但参加角逐的多部主要影片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地区)尚未发行。发行延迟间接地驱使人们转向盗版网站。英国盗版追踪公司MUSO向好莱坞发出警告,这可能会引发本可以避免的代价高昂的盗版热潮。


奥斯卡是本年度备受瞩目的颁奖典礼,受到全球数百万影迷热切关注。


第93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原定于2月28日举行,但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仪式被推迟至4月下旬。


在本月初提名宣布之后,电影媒体一直在热烈讨论。最佳影片单元中并未出现卖座大片的名字,因此人们有各种猜测。博彩公司目前最看好的是《无依之地》(Nomadland)和《芝加哥七君子审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


奥斯卡参赛影片的合法获取


然而,不幸的是,并非所有电影迷们都能加入这样的讨论。尽管所有参赛影片都已在美国首映,但并非在所有国家或地区都如此。例如,《无依之地》尚未在英国、加拿大、法国和许多其他国家或地区首映。


对于渴望观看这部电影的影迷来说,这就是一个问题。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等待或转向未经授权的来源。这也是MUSO特别提到的一点。


MUSO在分享各种示例的同时写道:“当在某个国家或地区无法观看电影时,观众会通过盗版去找到它,因为盗版通常是由获取的需要引起的。这在社交媒体评论中很明显。”


MUSO研究了截至2月中旬所有提名最佳影片的电影在盗版网站上的受欢迎程度。调查发现,《前程似锦的年轻女人》(Promising Young Woman)被盗版最多,而《犹大与黑弥赛亚》(Judasand the Black Messiah)单日的盗版量最高。可以说,缺乏合法的获取途径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这些数据的增长。


盗版高峰尚未到来


尽管盗版已经很普遍,但历史告诉我们,真正的盗版热潮尚未到来。回顾去年的最佳影片奖得主《寄生虫》(Parasite),可以发现在该影片于2月10日获得奥斯卡金像奖之后,人们对盗版网站的需求猛增。


《寄生虫》现象可能再次出现


这并不是一个新现象,因为奥斯卡获奖影片早已吸引盗版者日益增长的兴趣。也就是说,如果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通过合法的途径观看电影,那么这个巨大的峰值可能会降低很多。


考虑到这一点,MUSO预测,人们对今年的获奖影片盗版的兴趣也很浓厚。


“在去年2月10日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前被广泛发行的《寄生虫》在被提名后遭受了严重的盗版,MUSO的数据表明,2021年的被提名影片将会遭遇类似的盗版需求。这种需求将因为某些国家供应不足而被放大。”


好莱坞可能错过收入机会


总而言之,缺乏可获取性可能会导致盗版网站上数以千万计的额外下载和流媒体传输。尽管这些并不能转化为直接损失,但显而易见的是发行延迟会造成数百万美元的损失。


MUSO指出:“延迟发行的决定造成了大量收入损失。”


MUSO根据数据推测,奥斯卡最佳影片将在《犹大与黑弥赛亚》和《前程似锦的年轻女性》之中产生。但是,这纯粹是基于盗版需求的预测,远非理想的预测。


从数据中得到的总体信息是,好莱坞可能会认真考虑延误发行是否弊大于利。


来源: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新修《著作权法》对音乐产业将产生这些影响

21-4-16

在新修改《著作权法》中,录音制作者被赋予广播权和表演获酬权,音乐行业历经10多年呼吁,终于修成正果。修改后的《著作权法》中的多项变化都与音乐产业发展息息相关,本文简要梳理其中对音乐产业带来影响的重要条款。


  多处修改对音乐产业影响深远


  新修改《著作权法》第十条对广播权的规定,把广播的行为从仅限定在无线的方式,扩大到有线的方式,包括广播、网络直播、定时播放、定时转播,词曲作者等创作者向众多的网络直播平台主张权利有了更加明确的法律依据。而在2010年修订版《著作权法》中,网络直播既不属于广播权,也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实际操作和司法实践中,只能按照现行法规定的兜底条款的“其他权利”进行处理。


  在新修改《著作权法》第十七条的表述中,对视听作品进行了细分,分为电影作品、电视剧作品和其他视听作品,这三类视听作品的权属也有不同规定:电影作品、电视剧作品的著作权归制作者享有;其他视听作品的著作权由当事人约定;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著作权归制作者享有,但词曲作者等创作者享有二次获酬权,此规定也为词曲作者带来了更多的获取报酬的机会。笔者认为,电影、电视剧之外的其他视听作品的制作人,要和词曲作者等创作人在著作权权利归属方面进行明确约定,减少纠纷,维护自己的权益。新修改的《著作权法》同时还保留了录像作品的概念,这种细分规定也会给实际操作和司法实践带来复杂性。


  对于集体管理,新修改《著作权法》第八条的规定和之前相比有以下几点变化:一是集体管理组织的定性从“非营利组织”修改为“非营利法人”,更加强调了集体管理组织独立运营的法人地位,也是对2017年5家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作为社会团体与政府主管机关“脱钩”的回应,更有利于集体管理的健康发展。二是引入了集体管理费率异议机制,由专门的仲裁机构裁定集体管理组织收费标准的争议,有利于让集体管理组织收费标准更加合理,也更有利于确定集体管理的司法赔偿标准,促进集体管理组织工作开展。三是加强集体管理组织透明度,加强对集体管理组织的监督,这有利于集体管理事业健康发展,进而促进音乐产业发展。


  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和表演获酬权将极大促进音乐产业发展


  新修改《著作权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将录音制品用于有线或者无线公开传播,或者通过传送声音的技术设备向公众公开播送的,应当向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前半句中“将录音制品用于有线或者无线公开传播”与第十条规定的广播权定义保持一致,也就是说,广播电台、电视台广播录音制品或直播网络平台使用录音制品进行直播,无需征得录音制作人的许可,但要支付报酬(传播方式包含无线电传播、有线电缆传播和广播、非交互式的网络直播、定时播放、定时转播)。后面关于表演权的规定“或者通过传送声音的技术设备向公众公开播送的”与第十条规定的表演权定义基本保持一致,也可称之为“机械表演”,也就是经营场所内通过各种方式公开播放录音制品无需征得录音制作人许可,但需支付报酬。机械表演方式包括:营业场所通过点唱机、录音机直接播放音乐,或接收电台、电视台广播的音乐、从网络平台获取音乐在经营场所播放。音乐录音制品无论来源何处,只要在经营场所通过技术设备公开播放和机械表演方式使用录音制品,就符合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应向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


  新修改《著作权法》第四十五条将对音乐产业产生很大的影响。


  首先,解决了多年来广播和公开表演领域对录音制作者存在不公平待遇的问题,使用音乐不仅要向词曲作者支付费用,也要向录音制作者支付费用,这实现了词曲作者和录音制作者之间权利的平等,广播和播放音乐的场所要向录音制作者分享使用作品所获取的收益。


  其次,增加了唱片公司获取收益的渠道。通过分享在广播和经营场所使用中获取的收益,唱片公司可以有更多的资金和信心投资创作更多更好的音乐,促进音乐生态的良性循环和发展。


  再次,中国音乐在境外也有着巨大的市场。然而,根据国际对等原则,中国在国内立法中不赋予录音制品广播权和表演权,中国音乐在国外被用于广播或其他向公众传播的情形时,中国的艺人和唱片公司也无法获得相应的报酬,法律的修改有利于中国音乐在境外受到保护。


  期待录音制作者广播和表演获酬权落实


  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的《全球音乐报告:2019年数据与分析》显示:中国市场总规模已经达到5.909亿美元,较上一年度增长16%,位于全球音乐市场排名的第七位,收入的90%来自流媒体,但广播和表演权对音乐市场的贡献值为0。与之相对的是,2019年,全球音乐产业收入达26亿美元,广播和表演权收入贡献值达到了12.9%。


  10多年来,唱片行业积极推动修改《著作权法》,以期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和表演权。2007年到2020年间,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中国音像协会、国际唱片业协会及上百家唱片公司通过各种方式,联名或单独向立法机关或通过新闻媒体呼吁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表演权。从2008年以来,多名文艺界和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先后九次提交相关提案,建议修改《著作权法》,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表演权。同样自2008年以来,先后有30多位法学专家通过研讨会或媒体发声,呼吁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表演权,促进我国音乐产业的发展。


  广播电视台、电台和大量的营业场所使用音乐通常是大量的、碎片化的,使用场景遍布全国甚至全球各地,且使用时间是随机的,录音制品的权利人个体是难以直接行使权利的,通过集体管理方式行使录音制品广播和表演获酬权是最佳方案。


  希望修改《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和《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时,能从法规层面制定落实两权实施的保障措施。我国在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与录音制品条约》(WPPT)时,因为2010年修订版《著作权法》没有赋予录音制品广播和表演获酬权,对第十五条规定的“因广播和向公众传播获得报酬的权利”声明保留。笔者认为,新修改《著作权法》生效后,应该取消对WPPT第十五条的保留,否则就会形成只保护国人而不保护外国人的录音制品的获酬权的局面,这和国际惯例不符,在实际执行中也会带来诸多问题。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的《地级以上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及频道频率名录(截至2020年10月)》,我国目前共有广播电视台、电视台408个,每个台设置若干电视或广播频道,共有广播1161套、电视1210套,我国还有数以万计的经营场所,包括饭店、商场、酒吧、餐厅、咖啡厅等,还有民航、铁路等交通工具,众多网络直播平台也在大量使用音乐。新修改的《著作权法》生效后,更加明确地规定了这些获取商业利益的使用者应当向音乐制作者分享经济收益。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作为国内唯一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正在为开展两权收费积极做准备,具体工作包括:推动《著作权法》配套法规的修改,保障广播权和表演权的落地实施;认真调研国内外的市场状况,学习国际运作经验,拟定收费标准;加强与国内相关娱乐行业协会的沟通;建立专门的许可团队,建立录音制品的著作权管理系统,实现收费、分配、分发的电子化操作,以期为维护权利人的利益做更多工作,促进中国音乐产业繁荣发展。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泡泡玛特告若态侵权被驳回

21-4-14

4月13日消息,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就原告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诉被告苏州工业园若态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泡泡玛特的全部诉讼请求。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查明:

被控侵权产品为“Chocat巧克喵战!女神”系列盲盒,一套共有12个玩偶,每个玩偶的差别仅在于头饰和服饰,外包装盒上印有的品牌商和制造商的名称均为被告。

巧克喵玩偶与茉莉玩偶相比主要区别点在于面部五官以及发型:巧克喵玩偶的眼睛眼角较尖,而茉莉玩偶的眼睛相对而言更大更圆,且两者眼圈内的虹膜和瞳孔设计、眼圈勾勒方式、上睫毛和下睫毛的具体设计、是否带有痣等均有所不同;

巧克喵玩偶的嘴唇微张呈O形,嘴角两端水平,而茉莉玩偶的嘴唇闭紧,上嘴唇向外撅起,两侧嘴角下沉;

两者虽都是齐刘海波波头造型,但巧克喵玩偶的刘海有两处分岔,发梢末端垂直,而茉莉玩偶的刘海处没有豁口,且发梢末端有层次向上翻卷。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认为:

由于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在面部五官、发型以及服饰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根据整体观察、综合判断,被控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与涉案专利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有实质性差异,两者既不相同也不近似。

因此,“巧克喵”系列产品对原告外观设计专利不构成侵权,故驳回泡泡玛特全部诉讼请求。


来源:腾讯网

370 条记录 1/37页
上一页 1 2 3 4 5
扫一扫加微信
关注麦肯锡
紧跟麦肯锡脚步
带您一同成长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南城街道鸿福路海德广场2栋1102A
电话:0086-769-22301889
粤ICP备16031927号-2
麦肯锡版权所有,违者必究!中高端企业知识产权和品牌服务定制服务机构